篮球让分胜负4串1中奖|nba彩票让分胜负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站內搜索
文章 下載 圖片                   咨詢熱線: 021-52921111-616    13916691011
首頁 | 公司注冊 | 公司治理 | 股東權益 | 外商投資 | 股票證券 | 公司上市 | 破產清算 | 改制并購 | 財稅籌劃 | 法律法規 | 法理研究 |      | 勞資關系 | 專項服務 | 聘請律師 | 合同法務 | 特許經營 | 知識產權 | 文書模板 | 法律顧問 | 法律培訓 | 常見問答 | 在線咨詢
您現在的位置a: 當前位置:上海公司法律師網 >> 合同法務 >> FIDIC合同 >> 瀏覽文章
相 關 文 章
最 新 熱 門
最 新 推 薦
EPC合同的風險與責任特征
作者:admin 文章來源:本站原創 點擊數: 更新時間:2009年04月29日 【字體:

    EPC合同風險是設計、采購、施工交鑰匙工程合同條件的簡稱。國際咨詢工程師聯合會(EIDIC)于1999年發布了合同條件的第一版,通常稱為“銀皮書。這種合同格式主要適用于那些專業性強、技術含量高、經構、工藝較為復雜、一次性投資較大的建設項目(包括BOT項目或類似投資模式的項目)。在實際中,對于此類項目,業主寧可支付相對較高的費用,也期望在合同中固定價格、固定工期,并保證項目成功建設,從而使工程成本和自己分擔的風險具有更大的確定性。EPC合同正是FIDIC在理解、承認并尊重業主的這種愿望的需示求的基礎上制定的。鑒于EPC合同條件產生的特定背景,它不適用于如下情況:
1. 承包商在投標階段沒有足夠時間或資料以仔細研究和證實業主的要求,或對設計及將要承擔的風險進行評估。
2. 建設內容涉及要當數量的地下工程,或承包商未調查的區域內的工程。
3. 業主需要對承包商的施工圖紙進行嚴格審核并嚴密監督或控制承包商的工作進程。
4. 每次期中付款證書的金額要經過類似工程師的中間人審定。
基于WTO背景下我國制造成業的比較優勢,采用EPC合同文件的技術和產業引進越來越普遍。由于我們所服務的企業長期從事國際工程承包業務,因此對FIDIC的施工合同(紅皮書)較為熟悉。最近在參與投資的似建于華東某地的化工產品生產線引進談判中,我們有機會對FIDIC和EPC合同進行較為深入的理解和探討,并與紅皮書進行相關的對比與分析。下面結合四川國際合作股份有限公司以義鑰匙合同方式向某西方公司引進某化工廠產品生產線的談判實踐,簡述EPC合同當事方責任與風險的某些特征。


   “業主代表”的職能及合同支付機制在FIDIC的其它格式合同中,一般設置有相對獨立的第三方——“工程師”,行使業主代理、證明人及第一裁決人三方面的職能。當“工程師”行使后兩面三刀種職能是時,與承包商風險及責任相關的事件引發的工期及財和索賠首先由“工程師”進行調查,然后根據合同確定承包商是否有權獲得工期延或財務補償。如果合同雙方產生爭端,則首先由“工程師”做出決定。如果“工程師”的決定未能成為最終,合同中的任何一方就可以提交仲裁。為了強化業主對項目的管理權,EPC合同中“工程師”的角色被“業主代表”所取代。承包商的合同責任和義務也主要依據“業主要求”來界定。“業主要求“的內容除涉及工程的目標、范圍以及應達到的設計和技術標準外,還包括業主根據合同所作的任何變更。在投標階段,“業主要求”是承包商報價的重要基礎和依據;簽約后,“業主要求”是合同文件的重要組成部分、合同專用款及通用條款。盡管EPC合同將合同管理和裁量權賦予業主,但合同仍要求業主在對任何事項進行商定或做出確定前,要與承包商協商,并盡量達到協議。如果未能達成協議,業主應兼顧相關的情況,按照合同做出公正的裁定。

   由于EPC合同中沒有“工程師”作為證明人,業主與承包商之間的支付就不再需要第三方的“證明”。在此情況下,支付可采用以下兩種方式中的任何一種:一是承包商根據工程完成情況向業主提交付款申請,業主審查同意后承包商做出支付。二是將預先商定的付款計劃納入合同,業主按計劃予以支付。
   在本文述的引進項目的合同談判中,我方提出按承包商提供設計軟件包、圖紙資料、設備到場和安裝、對設備進行性能考核、生產線試運行、業主對合同工廠進行初步驗收及最終驗收等工程進展的主要階段分期付款;而外方則要求按合同工期為基準的付款計劃進行支付。我方認為,采用哪一種支付方式度不重要,關鍵在于支付金額與完工程的價值是否相稱,以及前期支付在合同總價中所占的比重是否適當。因為這不僅影響項目的財務成本,也與業主承擔的合同風險密切相關。通過幾個回合的討價還價,雙方就付款計劃初步表達成一致,但所依據的進度時,我方可對付款予以扣壓。

風險的分擔及承包商責任的最高限
與FIDIC的其他格式合同相比,EPC合同打破了合同雙方風險分擔的平衡,最值得注意的是關于“不可予見的困難”(第4。⑩款)。除非合同中另有約定,EPC合同排除了承包商籍此索賠的可能性。它認為承包商在投標報價階段已取得了對工程可能產生影響的作用的有關風險、意外事件其他情況的必要資料,因此業主對承包商未預見到的任何困難和費用不予以考慮。當然,由于戰爭、恐怖主義以及其他不可抗力引起的風險仍然由業主承擔。
關于承包商責任的最高限,在EPC合同中主要體現在承包商提供和安裝的工程設備的適用性和可靠性方面。合同規定承包商必須證明他所提供的工程設備在性能方面是適用和可靠的,而證明過程是通過竣工檢驗實現的。盡管此類檢驗通常需要較長時間,但合同中明確規定,僅當這些檢驗圓滿完成后,業主才能夠接收工程。為此,合同規定承包商應按“竣工文件”(第5。6款)及“操作維修手冊”(第5。7款)的要求提供各種文件,然后按照“竣工驗收”(第7。4款)的要求進行竣工驗收。如果工程或某分項工程未能通過竣工檢驗,業主就有權拒收。此時,合同任何一方可要求按相同的條款和條件,重新對未通過檢驗的相關工程進行重新檢驗。如果該工程仍然未能通過竣工檢驗,業主可要求再次重復檢驗,并視結果做出如下選擇:
1. 如果工程未通過竣工檢驗產生的缺陷和損害使業主實質上喪失了整個工程或工程的任何部分的全部利益時,業主可以終止整個合同、或那些無法使用的主要部分。在不損害任何其他權利的情況下,業主有權根據合同或其他承包商索回為工程或其部分(如有的話)所支付的全部款項,加上財務費用及拆除費用。
2. 如果未通過竣工檢驗的部分并未使業主失工程的全部利益,業主可以選擇接受工程。此時,合同價格應予以減少,減少的金額應足以彌補因未能通過檢驗而給業主造成的經濟損失。
在我們引進該化工項目的合同談判中,外方刻意回避未能通過竣工檢驗所應承擔的責任,對由此產生的生產損失和經營利潤更是諱莫如深。我方要求在合同中書明,如果合同工廠投產后的產量或質量達不到設計要求,或者原料投入、能源消耗、廢物排放等達不到設計指標,外方應在規定期限內自費采取措施予以糾正;如果未能采取相應措施或措施未能奏效,我方有權削減合同價格;如果合同工廠投產后的產品質量達不到設計要求,即合同工研制的核心設備和技術缺陷致使我方喪失全部利益時,外方應賠償全部損失,包括財務費用。對此,外方一直不肯做出承諾。他們以生產線涉及西方禁止輸出的某些“敏感技術”為由,僅同意承擔合同總價5%的賠償責任,并稱這一比例符合國際慣例。這理所當然會受到我方的拒絕。我方認為,承包商的最高責任限額是關系業主根本利益的重大原則問題,我們寧可在諸如預付款比例、工程進度款的支付方式以及保留金的條件,也決不能在這一問題材上輕易讓步。就對方所稱的“國際慣例”,我方明確指出:我們的要求不僅符合EPC合同的精神,也與有關的國際公約和國際工程實踐相一致。《聯合國國際貨物銷售合同公約》明確規定:如果賣方不履行其在合同中的任何義務,買方可以要求損害賠償;一方當事人因違反合同承擔的損害賠償額,應與另一方當事人因此項違反而受到包括利潤在內的損失額相當。


履行擔保及誤期損害賠償
與FIDIC的其他合同格式類似,EPC合同規定承包商應向業主提供履約擔保,并應保證履約擔保在工程的施工、竣工和修補缺陷完成前持續有效。在履約過程中,如果承包商未能在雙方商定或業主做出確定后的42天內,將承包商同意的或根據第2。5款(業主的索賠)或第20條金(索賠、爭端和仲裁)所確定的金額付給業主;或承包商未能在收到業主要求糾正違約通知后42天內進行糾正;或業主有權終止合同的情況發生時,業主可以根據履約擔保提出索賠。
在我們的引進項目的談判過程中,外方一開始同總提供預付款擔保而拒絕提供任何形式的履約擔保,這一度成為雙方爭議的焦點。按EPC合同的本意,一定金額的履約擔保是承包商向業主提供的一種基本的履約保證,當發生承包商違約或嚴重違約導致合同終止時,業主可以通過對履約擔保的索賠得到一定程度的補償。如果承包商未能提供銷任何形式的履約擔保,業主的利益就無法得到最低限度的保障,同時還將失去制約承包商的一個重要手段。雖然我們此前了解到外方公司在國際上享有一定的知名度,并具有化工工程建設的能力的經驗,但該公司并不擁有建設合同工廠的某些專有技術,也沒有建設此類生主線的成功先例。在總承包法律關系框架下,業主與次級承包商的風險分配關系。基于上述考慮,我方在談判過程中堅持外方提供一定金額的履約擔保。
關于誤期損害賠償,EPC合同規定了承包商未能按合同竣工時應向業主承擔的賠償責任,同時明確這一賠償并不解除承包商完成工程的義務,或按俁同規定應承擔的其他責任的義務。
在我們的引進項目談判中,就遲義資料/設備的違約金問題材,我方和外方也曾產生過激勵的爭論,焦點集中在違約金的比例上。我方認為,如果外方不能及時提供銷資料和設備,合同工廠的竣工時間就無法得到保證。如果合同工廠不能按計劃生產,我方將不可避免地受到經營和預期利潤損失。而違約金(誤期損害賠償)正是以這種損失的估算為基礎提出的。外方雖認為我方提出的賠償比例偏高,但又提不出令人信服的計算依據。我方堅持認為,如果外方對自己的履約能力充滿信心,就不應該在這一問題材上處處計較,因為資料和設備交付的主動權畢竟掌握在他們自己的手里。


工程變更及爭端解決的方式
關于工程變更,EPC合同規定在頒發接收證書之前,業主可以對工程進行變更。只要這種變更不影響工程項目的安全性或適用性,并且承包商能夠獲得變更所需的物資設備。如果變更導致合同價格改變,業主應與承包商商定或做出確定,以便對合同價格及付款主劃表做出相應調整。
我們的引進項目的合同中規定了業主變更工程的權利,并說明如果外方在合同有效期內對許可的專利和、或專有技術做出任何改進,應許可我方免費采用該項改進。為使該項改進能夠在合同工廠中投入使用,外方應在必要的情總值下給予技術協助;如果這種改進使外方產生對此引起的合同價格和工期調整簽訂補充協議。
合同中還規定,在使用許可的專有技術的過程中,我方有權對該項專有技術進行改進。在此情況下,我方應發出通知并免費將廬項改進回授給外方。這種以獲取先進技術為導向的工程變更,是符合合同雙主共同利益的。
關于合同執行過程中產生的任何爭端,EPC合同規定應將其交給一個由雙方任命的爭端裁決委員全(DAB)進行裁決。如果合同任何一方對DAB的裁決不滿,可在規定期限內發出通知,然后雙方嘗試通過友好協商解決爭端。在友好協商不能奏效的情況下,任何一方可將爭端提交仲裁。
在我們的合同談判過程中,雙方雖然未在適用《ICC仲裁與調解規則》方面產生太大分歧,但在仲裁地點和合同語言及適用法律方面遲遲未能達一致,根據合同履行地法律優先的原則,我方提出應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法律,語言應中英文并行,如發生含糊或歧義時,以中文為準。經過幾番討價還價,雙方最終達成了一致,并同意將香港作為爭端仲裁地。
在本文所述的引進項目的談判過程中,雙方在一系列重大問題材上數次陷入僵局。為了對國家和企業利益負責,我們抱著“原則問題不達成一致,寧可暫緩項目引進”的態度,冷靜面對艱苦復雜的談判進程,以避免因風險與責任分擔的嚴重失衡給引進項目帶來先天隱患。同時,我們也在根據既定的談判目標,不斷調整談判策略,以求最終實現一個雙方均可接受的結局。


更正:本刊2003年第8期《提高設計咨詢行業國際競爭力》一文中所提及的“巴基斯坦高莫齋水電項目”,承包商應為“中國水利電建設集團公司”。特此更正。

發表評論】【告訴好友】【打印此文】【收藏此文】【關閉窗口
上一篇:EPC合同風險審核的若干重點問題
下一篇:FIDIC合同的主要類型
 網友評論:(只顯示最新10條。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站長郵箱 | 版權申明 | 管理登錄 | 
上海公司律師|上海法律顧問|上海公司法律師|上海公司法律師網|上海法律事務所|上海律師咨詢|上海律師事務所!版權所有Copyright(c)(2008-2018)
咨詢熱線:021-52921111-616 13916691011
EMAIL :[email protected]
地址:上海市威海路755號文新報業大廈26樓華誠律師事務所
ICP備案:滬ICP備08110739號
篮球让分胜负4串1中奖